義昌大橋坍塌近兩年
  八級傷殘的他終於看到了點希望
  來自山東高密的43歲尹德先,是2013年河南義昌大橋坍塌事故11名傷者的其中一名,也是媒體公佈的名單中第一名受傷者,雖是8級傷殘失去勞動能力,但至今沒有獲得賠償。
  昨日下午,記者和河南高速公司法律事務部潘姓負責人聯繫,她透露,案件“已進入司法程序”,至於具體案情及河南高速公司有無責任不方便透露。
  鄭州晚報記者 魯燕 實習生 李鐘鳴
  事發 嘴唇內臟脊椎都動了手術
  2013年2月1日上午8點52分,義昌大橋80米長的橋面垮塌,多輛車自橋上墜落。
  據此前媒體報道,事故造成10死11傷。在事故公佈的死傷名單中,尹德先被列在11名傷者名單中的第一位,報道顯示他“在澠池縣人民醫院ICU治療”。
  “實際上我的痛苦算小的。”昨日,尹德先介紹,事發時,他和張春富二人常年自營青島至西安往返運輸。“我和張春富過了潼關時就交班了,當時我在一旁睡覺,張春富開車。”
  “可以說我是睡夢中被弄暈的,聽醫生說我昏迷了16個小時,身上、臉上都受了傷,嘴唇、內臟、脊椎都動了手術,醒來才覺得疼。”
  在尹德先提供的澠池縣人民醫院住院病案上,尹德先的出院診斷為“橫結腸破裂並結膜炎;右側第5、6根肋骨骨折;雙肺挫傷並雙側胸腔積液;腰1~3椎體左橫突骨折,右側骶骨骨折;頭皮血腫並廣泛挫傷;左面部並下嘴唇裂傷”。
  賠償 除了墊付的治療費,沒拿到賠償
  相比身上的病痛,尹德先還有更多的痛苦來源於經濟。出事時的手提包中貨款現金1.6萬餘元不知去向,聘用的駕駛員死亡,車輛和所載貨物全部受損報廢。
  “我是真的沒辦法了。”尹德先說,“張春富後來獲得了賠償,但是我沒有。我回來後去濰坊的醫院鑒定,8級傷殘,失去勞動能力,到現在走路雖然沒問題,但頭和腰疼得要命。”
  據尹德先說,住院66天后出院,澠池縣政府替他墊付了住院期間的8萬元治療費,但是除此之外一分錢賠償也沒拿到。
  “我的車在高速路上不超高,不超速,不逃費,這個事故河南高速公司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”尹德先說,車輛駛入高速路是繳費的,雙方已形成了合同關係,是高速公司監管不嚴,讓危險車輛過橋,造成此次事故,高速公司有責任和義務保證過往車輛通行者的人身財產安全。
  因此,尹德先將河南高速公司告上法院,索要自己的各類損失118萬餘元。
  回應 案件審理已進入司法程序
  這次義昌大橋坍塌事故,河南高速公司到底有無責任?昨日下午,記者聯繫到河南高速公司法律事務部的潘姓部長,她解釋說:“案子在走法律程序,已進入司法程序了。”
  至於具體案情,潘部長說,如果記者想瞭解情況,公司有規定,必須要通過公司的宣傳中心方可進行採訪。
  但記者要求對方提供公司宣傳中心有關人員電話時,她讓記者留下聯繫方式,她先和公司宣傳中心通報後再跟記者聯繫。
  截至記者發稿時,仍未等來對方電話。記者隨後數次撥打過去,無人接聽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w38jwcczv 的頭像
jw38jwcczv

亂世佳人

jw38jwccz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